今天是:2020-04-08  星期三
设为主页·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学 > 退而不休
退而不休

作者:宋文斌 来源: 点击量:251 发布时间:2020-01-05 12:16

退而不休

(作者:宋文斌)夏天来到了。去年6月,我55岁从河北邯郸国企单位退休。日月如梭,光阴似箭。一年光景像一晃瞬间就过去了。

我国唐朝有位诗人,写有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诗句。诚然,这位诗人以儒雅诗句,感悟人生不如意,表达了对人生事业感阙失悲观情愫。今天,生活社会主义祖国怀抱里,我亦为年近花甲之人,然而我们那位古诗人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颓败、落魄之感,在我身心丝毫不见踪影。刚过去一年,是我人生最感快乐,最感安详,最让我精神感奋美好岁月。

我做为现时一位老龄人,要沿“时间隧道”上溯历史幽深处,去和写出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古诗人约会,我要自豪地对他说,时代不同了,人生延年有便道。我会用:“莫道桑榆晚,人生更辉煌”诗句与之共勉人生,抚慰他生有的悲戚和哀怨。为详述我退休一年好心境,拟以几个标题,诠释我人生感悟,以飨读者。

另类休闲与公益事业

当下我家四口人。我与妻子蛰居邯郸市,一双儿女均读书分居异地。十年前,妻子从商业单位下岗。没多久,我也因所在国企不景气,自愿和单位签定了停薪留职协议。凭我高级电业维修资质“下海”闯荡生涯。

前些年,全家负担主要靠我一人打工挣钱支撑。为谋营生我曾南下至我国最南端琼州半岛建厂,北上内蒙鄂尔多斯开矿,东出山东日照开铁矿,西至陕西、内蒙“神华矿业”建设煤矿。截止2012年我女儿北京读研毕业,跻身国家科学院,获得一份安定工作。现在就以经济状况来讲,我们家仅为衣食无忧,住房尚待改造,稍有存款,还置不起新房。我实际还是一个:穷光蛋。

退休一年我仍然干一份维修中央空调工作。鉴于我维护设备完好率超前,受招聘领导表彰,报酬大幅提升让我顺心舒畅。大概人上年纪,回溯人生平庸,胸有愧疚缘故。我退休干工作,仅为添补我心中寂寥而已。稍有闲暇我总苦思冥想,做为“生在新社会,长在红旗下”中国人,应当为国家文明进步做些有意义事情,才对得起人民政府。尽管我们力量微薄渺小,只要做就感有心灵慰藉。



2001年春天,经朋友介绍我进入一个为边远贫苦地区青少年“工学扶贫”捐资助学部,担任助理。在此期间我认识了樊海珍女士。樊海珍与丈夫曹云喜皆为原国企管理干部,适逢改革开放国企产业调整期,工厂转型造成大批职工下岗。大学毕业的樊海珍与丈夫曹云喜,自筹资金办爱心幼教20余年,秉承以人为本惠及弱势穷体,且热心公益。2008年四川地震,樊海珍以幼教团队名誉向灾区儿童捐款500元,这对她们刚下岗夫妇创业,可谓是一笔很大付出,蕴含她和丈夫知识分子高尚爱国情怀!现在我与樊海珍合作已帮助70余名贫困孩子完成学业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我们连续三年随“工学扶贫“团队,深入河北省武安、涉县、邢台,以及山西省左权、黎城等革命红色老区,招募贫困家庭辍学子女140多名,完成“工学扶贫”院校接受再教育。每当我们带领农民孩子前往教育基地,成群结队乡亲们被感动的热泪盈眶,敲锣打鼓为我们送行。革命老区群众对我们热忱厚爱,让我们深受鼓舞,感同身受助人为乐之高尚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我们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留有名言:“人活着是要有点精神的”。我们“五零”后中老年人,仰赖人民共和国哺育,趁还身心健康之时,正是该去为子孙后代做点事儿,以集中精力报效祖国恰好契机。

      “作家”与“吹奏家”

做为上世纪“五零”后中国人,我们一般百姓家父辈,在国民党统治旧中国上不起学。我们这一代人能读书学习,是托共产党、人民政府的福。我们青少年尊享过马克思、列宁主义,毛泽东思想教育;我们从小蕴有高尚人生思想。

我家父母生养了我们姊弟六个。我是唯一考入高中学堂人。我俩聪明的姐姐,皆因1960年逢“三年自然灾害”家境困难,被母亲从小学校拦回家,当了生产队小社员。我对俩姐姐从少年就备尝人生辛劳满怀同情。我也深谙父母养育子女之艰辛不易,很珍惜读书学习。

我从小读书很刻苦。可我天赋慧心差劣,属于智商偏低学生之列。我后来从小学三年级跃升班级优秀生,也为自尊心强,受当干部父亲督促所致。我尤好语文,我的作文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在课堂宣讲。这类事一直保持到高中学堂。然而靠严谨思维解题的数学、物理、化学,我则再刻苦学习也总落后班级几位成绩拔尖同学。这让我心感惭愧。倒是理科拔尖同学单凭写文章,他们唯我仰视。

少年读书,老师教育我们遵纪守法,听毛主席话。全国各族人民斗志昂扬,建设祖国建设边疆,各条战线涌现出许多劳动模范、先进人物。像为抢救国家财产献身的向秀丽、女劳模郝建秀、钢铁工人老孟泰、好干部焦裕禄;解放军战士雷锋、王杰、欧阳海;还有舍弃外国优厚待遇,光荣归国的科学家、工程师、文学家、艺术家,等等。听老师读报学习,读小学时我曾理想将来当作家,用手中的笔讴歌祖国建设新景象,讴歌新时代劳动英雄!

我少年性格开朗活泼,对文学、音乐、歌曲创作均有爱好。曾一直是学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文艺骨干。我曾幻想能像一只百灵鸟,飞向祖国四面八方,饱览祖国锦绣河山,用心灵创作文学作品、歌曲,争当一位人民作家、作曲家!

读初中时候,使我对人生事业追求有了更深邃思考。我物理科成绩好,尤喜爱动力学和电磁学,意识里也曾萌生将来当一名研究物理动力学专家。我不是天赋聪明那类人,可我爱学习肯钻研,老师十分欣赏我刻苦学习操守。在学校语文老师喜欢我,教物理、化学老师,每每做实验,也总擢升我为助理。

由初中考高中,按百分之三十录取,于五百考生中,我以文科第一名,理科前十名成绩步入高中。这是邓小平同志1973年“文化大革命”运动后期恢复工作,给予我们中学生短暂学习机会。当时社会上传闻,国家要恢复大学考试制度。同学们都满怀参加高考期望,人人像是挣脱精神枷锁一样地狂喜、激动!

然而我们读高中不到半年,学校正常教学就被“学习张铁生反潮流”,“反对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”,再给彻底搅乱了。我们基础课学习被无缘无故停止。我们学校教师们,均为全国各地大学毕业生,他们曾被当做“臭老九”遭受批判,人人自危,不敢再教授学生基础课。我们农村学生是在没完没了“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劳动中,在“批林批孔”、批“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”煎熬中度过的。我们为学不到知识堪忧,为将来不能考大学悲戚、苦恼!

我正值读高中为前途迷惘之际,母亲突然得病故世。家境艰难迫使我辍学,走入煤矿当工人,过早结束了我求学人生。悲哉,我远逝美妙少年!悲哉,我远逝永不复回的少年梦!

光阴荏苒。人生几十年,弹指一挥间。

经历寒冬的人最能体会春天的温暖,饱受饥饿的人最懂得粮食的重要。中国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晚期,党中央结束“文化革命”十年浩劫,使得我的思想欣然地开朗。邓小平、陈云两位人民领袖主政国家,让国人看到美好期望。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,吹响了“改革开放”号角!沉默了许久的中国大地飞腾了,我这个被“文革”掐断了文化命脉的“时代弃儿”悲凉沉默的心,也被党中央“改革开放”春风吹醒了。

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,中央政府和全国各地广大干部队伍中,普遍存在着对改革开放赞成与反对两种思潮激烈争论。在关系到国家命运特殊时期,我做为“农村人民公社”体制亲历者青年,做为“文化革命”十年动乱受害者,我想我应该为捍卫国家正义事业,表明自己的观点和态度。我想写文章向社会呐喊,我要为“改革开放”唱赞歌!我要用手中的笔去唤醒所有善良的中国人,为改革我们国家落后的农业、工业管理体制,为开放“国门”接受世界先进科技文化,缩小我们国家和世界先进国家差别,尽我一个普通公民义务!               

可谓:皇天不负有心人。1983年我撰写赞美改革开放《勃勃英姿石鼓山》抒情散文,第一次向省级报刊投稿,就被采用发表。在继后五年我撰写的小品文、杂文、通讯、散文、文学评论,陆续在市、地、省各类报刊发表。自1990年起,我又被宁夏、江苏、武汉、北京各地多家出版社聘请为撰稿人。时至今日,我文学作品在江苏、武汉、宁夏、广东、香港、北京等地均有发表。我与国家科学院、工程院两院院士、名校教授合集出版书籍数万册。

退休后闲暇充裕了。我为应承出版社约稿,常常伏案写东西。殊不知偶尔被串门邻居发现“炸开锅”。大家一传十,十传百,“宋师傅是要真得当作家啦,怪不得白天经常不见他出门,原来在家写大作品”,“那还用说,人家宋师傅30年前就登报纸,前几年出版了不少书哩。”邻居们对我愈传愈悬乎……

最近大半年来,邻居有人与我大街小巷邂逅,不分场合喊我:作家,作家。的确让我哭笑不得。为这事我恭敬地劝大家:“别乱喊,不能乱喊,我撑不起作家”,足有上百遍了,然而这于事无补。

退休后,闲暇为愉兴,我会重新操起少年珍爱的竹笛,吹上几首我喜爱的老歌曲、笛子独奏曲,我又买来上海牌“重音口琴”,自娱自乐,演凑像《毛主席来到咱农庄》《陕北好》《牧民新歌》……。都还是我上学时喜欢曲目。没想到,这也勾起邻居们对我言过其实之吹捧!

“你们听听,你们听听,咱们多才多艺宋师傅那横笛吹得,那叫个脆,那叫悠扬、婉转,悦耳、动听!简直比那电视台花娘们吹得还……”

“那是,那是!不但是作家,还是音乐家,吹奏家。宋师傅肚里‘两把刷子’别说在咱家属院,就是到省级大堂上,那也是硬梆梆!”

开始每听到邻里这样议论自己,我脸上总感到火辣辣地,我心里埋怨他们说,你们真能‘忽悠’,当作家是要发表著作,是要作家协会认可备案的,我吹笛子的水平,倘若让音乐教授考试我,就我吹笛子双吐用气技艺差劣就会遭淘汰。我清楚我“吹奏家”水平,永远是我少年中学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水平。

涵养修身 探理求真

在我个人情感生活里,经常滋生自卑感。纵然我家有贤妻,晚辈里亦有芝兰玉树光耀门楣,会聊补一点我精神阙失,然而,自己少年立志欲得的理想未能实现,让我深感遗憾!

退休下来,我与邻里、朋友们见面接触多了,大家日常互相帮扶,互相爱护,社会主义新时代人与人之间淳朴和信任,给予我激情。我想以今天中国社会新的视角,歌颂身边好人好事。不久,我撰写的文章在省报、国家杂志发表,获得大家好评。自身有点特长,大家喊我“作家”也好,喊我“吹奏家”也罢,我从他们淳朴善良的微笑中,知道大家是处于对我的爱戴,可谓无丝毫讥讽、嘲弄成分。尽管我心里总感到别扭,也回对方微笑,权当玩笑而已。

中国古人名言: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。一个人为追求理想,不怕没有际遇,不怕道路艰难,唯怕人无恒心,唯怕人缺乏坚忍不拔意志。现今我精神尚好,我未能实现“作家”“物理学家”人生夙愿,眼下是要找准自己社会定位,切勿好高骛远,坚持学习,为实现少年理想为时不晚!

从2010年开始,我观察社会,发现仍然有人在诟病今天中国改革开放政策。可谓: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前些年我在国企单位,就听有人对国家实施改革开放,散布一些冷嘲热讽牢骚话语。譬如:“毛主席给工人、农民‘铁饭碗’,邓小平给‘铁饭碗’钻了个眼”。还有:“改革,改革,工人、农民下了岗,资本家、地主提升一大格”等等。

我调研过,诟病国家改革开放这类人,一部分为国家改革开放之前,在国家企、事业单位蹲机关,每天靠喝茶水看报纸,找人聊天拿薪酬的“干部”;另一部分为社会不得志青年。诚然,历史上大凡国家改革,总会出现新政策初定时期不够完善,需要社会实践逐步完善过程。邓小平同志说:“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”。领袖为国家为人民用心良苦,天地可鉴!

我对现实社会完全否定改革开放政策之类人,深恶痛绝!我认为,正是国家实施改革开放,将一些不学无术者,从国家企、事业单位管理层淘汰出局,他们才口出恶语,逞诋毁、攻讦之能事。另一部分青年人,在当今社会各领域公正、公开竞争中事业不顺利。凡此类人缺乏自知之明,找不准自己社会定位,大事做不了,小事不想做。谋事业一旦遭遇挫折就怨天尤人,埋怨社会不公平。这类人考不上大学,却要与工程师、教授攀比享受。凡这类人,上不能报效国家,下不能振兴家业。当今中国“啃老族”一词,就是对这类懒惰青年之嘲讽!

社会改革,是一项巨大又非常繁缛工程。从古老中华人文之初,暨有文字记载以来,历史上每一次社会改革,其走过的道路均非常艰难。我国历史上曾有许多能人志士,为社会改革,为寻求救国救民良策,而都招致杀身之祸,或遭世人诟病落得个“身败名裂”,可叹可悲下场。诸如吴起、商鞅、王安石、康有为、谭嗣同等等人物。

当今中国改革,要比历史上任何一次改革都更加艰难。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,自然资源、地理气候、人口分布均千差万别。然而,有共产党英明主政,依靠人民承前启后,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仅用十年时间,国民经济翻倍增长。中国人民彻底告别了油票、粮票、肉票、布票、棉花票、煤票、火柴票,等等一系列落后贫困象征的票证。迄今为止,中国已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。

面对国家改革开放辉煌成果,我倾情赞美,多有文章发诸报端!

我想,我虽然从国企单位退休,思想永远不能“退休”,我要以一个有良知中国学者责任,涵养修身,用我手中的笔,去为国家深化改革继续呐喊,助力!做一位捍卫社会正义事业勇士!我要以饱满热情,去抒写我们社会主义新时代人民精神风貌,去探索人生真谛,争当为国家文明进步的促进者!

2013年8月。原载:《探素与研究》

我要评论:

全部评论:

燕赵风采网 备案信息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

网站二维码

微信公众平台

  • 冀 ICP备:14018339号-1 网址:http://www.yanzhaofc.com.
  • 主管单位:中国世纪大采风 版权所有:燕赵风采网
  • 主办单位:中国世纪大采风燕赵工作站
  • 批 文 号 :中世采(建)字(NO.130328013)号
  • 法律顾问:杜  戬
  • 支持单位:和乐文化传播
公安备案号:
13042902000611
  • 中国世纪大采风燕赵工作站
  • 地址:中国•河北
  • 电话:0310-8300200
  • E-mail:yzfc168@163.com
  • 0
网站简介| 人事机构| 法律条款| 免责声明| 留言咨询| 广告服务| 联系方式|